致青春: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转

“青春如初春,如朝日,如百卉之萌动,如利刃之新发于硎,人生最宝贵之时期也。青年之于社会,犹新鲜活泼细胞之在身。”

一语百年,百年前的青春仿佛离我们并不遥远。

可我们都知道,天上人间,白云苍狗,沧海变桑田,尘世如潮人如水,毕竟历史浩浩荡荡,一往无前。

又是五四,正是聊聊青年的这回事。

青春、青年是什么?在我看来,就四个字:好好活着。

那么,怎么才算是好好活着呢?

陈寅恪先生说了,“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

这也是我们当代青年所最欠缺的东西之一。

不要说我们没有主义,我们奉行的就是精致的利己主义。这看起来是自我是独立是个性,但终究不是。

就像胡适所说,真的个人主义,就是个性主义(Individuality)。

他的特性有两种:一是独立思想,不肯把别人的耳朵当耳朵,不肯把别人的眼睛当眼睛,不肯把别人的脑力当自己的脑力;二是个人对于自己思想信仰的结果要负完全责任,不怕权威,不怕监禁杀身,只认得真理,不认得个人的利害。

现代人所讲的个人主义,其实是随波逐流的“变色龙”主义。

如今的青年人是太聪明的了,他们更懂明哲保身之道,看看那些大学生们,都是那么精明、懂事和世故。

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他们的经济有依赖,他们的精神要依靠,他们的思想看似开放自由,实际上仍然是在一个限定的圈子里打转转。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很容易,也很舒服。

独立思想和自由精神是太过沉重和艰难了,现在的年轻人更乐于悦己、享受欲望的满足。

浮华、颓废、网红、直播、游戏、美食、情欲、放纵、游玩、名利…

这些才是意义。

鲁迅说,“愿中国青年都摆脱冷气,只是向上走,不必听自暴自弃者流的话。能做事的做事,能发声的发声。有一分热,发一分光。就令萤火一般,也可以在黑暗里发一点光,不必等候炬火。”

现在的年青人也在发光,但他们并不是为了照亮什么,他们只是为了吸引粉丝、争夺流量。

当然,这样的年轻人并不是全部,世界上还有一些在燃烧青春的人。

胡适说,这个世界上聪明人太多,肯下笨功夫的人太少,所以成功者只是少数人。

就是这样的道理了。

那些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勤勤恳恳、兢兢业业的年青人,包括中年人,都是值得被敬重的人们。

板凳一坐十年冷,他们没有粉丝,没有走红,但他们人生的质量是卓越的。

青年者,人生之王,人生之春,人生之华也。

青年就是应该去奋斗,华为创始人任正非说,30多岁年青力壮,不努力,光想躺在床上数钱,可能吗?

“青年之文明,奋斗之文明也,与境遇奋斗,与时代奋斗,与经验奋斗。”李大钊说,凡事都要脚踏实地去作,不驰于空想,不骛于虚声,而惟以求真的态度作踏实的工夫。以此态度求学,则真理可明,以此态度作事,则功业可就。

善哉斯言。

什么是年轻?什么是青春?

年轻,并非人生旅程的一段时光,也并非粉颊红唇和体魄的矫健。德裔美籍作家塞缪尔·厄尔曼说,“它是心灵中的一种状态,是头脑中的一个意念,是理性思维中的创造潜力,是情感活动中的一股勃勃的朝气,是人生春色深处的一缕东风。”

他认为,没有人仅仅因为时光的流逝而变得衰老,只是随着理想的毁灭,人类才出现了老人。

对此,麦克·阿瑟和松下幸之助都是推崇备至,深以为然。

青春不是年华,而是心境;青春不是桃面、丹唇、柔膝,而是深沉的意志、恢宏的想像、炽热的感情;青春是生命的深泉涌动。青春是一种锐气,意味着勇气战胜懦弱,进取压倒苟安。这种锐气毛头小子有之,花甲之年则更常见,年岁有加,并非垂老;理想丢弃,方堕暮年。

曹操说“老骥伏枥,志在千里”,苏东坡说“老夫聊发少年狂”,都表明了年龄是一回事,而精神是另一回事。

只要你自认不老,那你就从没老去。

但更多的人却是“25岁就死了,只是到75岁才埋葬”。

世间最宝贵的就是今天,最容易失去的也是今天,昨天唤不回来,明天还不确实,你能确有把握的就是今天。

在这个青年节,希望诸位无论是青年、中年或老年,都能够惜取当下,好好活着,为了理想,为了责任。

百年前的青年领袖罗家伦说过,“人生在世,不要因生命之数量过多及其容易消逝而轻视生命,不要因生命之时常变动而随波逐流,终至侮辱生命。”

而这需要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也需要脚踏实地的奋斗。

天下事无所谓大小,只要在自己责任内,尽自己力量做去,便是第一等人物。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