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熊谷守一在的地方》:蚂蚁爬行是先迈开左边的第二条腿啊

熊谷守一是个与自然十分贴近的画家。他最后的30余年几乎未出过家门。白天在自家庭院中观察,晚上绘画。他说他家的庭院是比天地还宽广。他坐在池塘边看水中的鱼如何游动;侧躺在地上看蚂蚁如何爬行。有时候铺一块席子在田地午睡,让阳光照射在身上。有时候一粒石头就能让他停驻许久,如同进入某种禅定状态。

他每天要做的一件事是烧“垃圾”他把自己拥有的东西视为“垃圾”他说他什么东西都可以烧。烧“垃圾”是一个仪式,练习自己的心对任何外物都没有执取之心。这就是那个写下“无一物”的熊谷守一。心不执着于任何一物,心才能存下万物。

家中常有访客,但他就像活在人流之外。国家要授予他文化勋章,他说不要,接受了这种东西,又有好多人要来。

这个不谙世事的老人并不是对一切都表现冷淡,事实上他有敏感而多情的一面。当有人从信州前来求他赐字,他连拐杖还没来得及拿,就半跪半扶的去取毛笔。当然信州并不是那么远,只是经年未出门的他,并不知道“新干线”的存在。有一段不知是发生在现实还是梦境的对话,他说他不能走。如果他走了,会让孩子受累。这是他最不愿看到的。他并不是对任何都无动于衷的人,只是没有什么能扰乱他的心罢了。

这样无欲而又充分觉知的生活,让他晚年的绘画更趋于简单。返璞归真的作品如同出自孩童之手。

他是真的活得自在快乐的人啊。所以即便到了双腿不能自如行走的年纪,他还会说他喜欢活着,不管重来多少次都愿意。

禅宗对人的影响甚深,这个灾难频发的狭小岛国的人总是显得冷静、克制,并且善于从微小事物中获得启发。

有熊谷守一在的地方有复杂的剧情吗?其实没有。不过是一日复一日的日常。但那样的日常也是生动有趣味的。在貌似重复的生活中获得提升,没有生出厌烦之心,需要长久的修习。

居民们为熊谷守一书写抗议,希望他的庭院得到保全,只有那样文化的国度,才懂得欣赏那样一位遗世独立的人。

这部,讲的是著名画家熊谷守一在晚年中风后,近30年时间几乎就呆在自己的庭院里,仰观宇宙之大,俯看院子里丰富的生物形态,再以之为素材作画,可以说是宅的顶高级境界了。是的,以94岁的高龄能看到蚂蚁是从左边第二条腿开始迈步走,我想那是一种通神的状态。就如同高明的中医望一个人的神气就可以诊病一样,他看的不是形态,而是神,或者是日夜观察到蚂蚁这种生物与之神的交流感应。

山崎努主演的《有熊谷守一在的地方》观后感:蚂蚁是先迈开左边的第二条腿啊(图1)

给他拍照片的人,看到他坐着凝视一颗石头很久,将石头移开,继续看着摊开的手掌心,在内心继续观察。

山崎努主演的《有熊谷守一在的地方》观后感:蚂蚁是先迈开左边的第二条腿啊(图2)

山崎努和树木希林真是两个老戏骨啊。看着他们日常对话,穿衣,行走,吃饭,卖萌就能让我老老实实得坐着而尽情进入戏中.

山崎努主演的《有熊谷守一在的地方》观后感:蚂蚁是先迈开左边的第二条腿啊(图3)

里刚开始的配乐也活泼可爱,跟随着风吹树叶,或者虫子蠕动,蚂蚁队伍搬家来调整节奏实在可爱.对的,这部就是给人可爱,温情的感觉.呆在一个院子里30年不出门认真观察周围有生命的,无生命体这件事就很可爱.还有两位老戏骨的表演很可爱.总抽筋的保姆很可爱.守卫阿守院子贴标语的粉丝们很可爱.

相关电影介绍:

有熊谷守一在的地方

在日本美术史上,熊谷守一被认为是野兽主义画家,他出身富裕却过着贫寒生活,获誉“画坛仙人”。影片讲述了熊谷守一30年几乎不出门,在家创作“仙人物语”的故事。山崎努和树木希林两位驰骋日本影坛几十余年的老戏骨演起传记片来游刃有余,名导冲田修一不改温暖本色。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